首页 »

网络直播只为共享无聊吗

2019/9/20 21:42:27

网络直播只为共享无聊吗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关注网络直播李伯玺摄/光明图片制图:王亮阳

  【聚焦】

  本月10日起,国内一家弹幕网站做了一次网络直播实验,在连续十几天的直播中,主播们除了最常规的唱歌跳舞外,甚至还有发呆、吃饭、画画、打游戏、扎帐篷睡觉等行为。到目前为止,该直播已吸引了超过3000万名用户观看。

  “真是太闲了”“真是非常无聊”是多数观众的直观感受,可是为什么他们还是会继续停留在直播页面上?甚至有人认为,火热的网络直播背后,折射出当代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孤独。情况真是如此吗?

        一场直播实验,吸引3000万用户观看

  学生网友“蛋壳”在国内弹幕网站“Bilibili”(以下简称“B站”)已有两年“站龄”。这段时间,她刷屏最多的,是一场被戏称为“最无聊直播”的网络直播。

  5月10日下午4点,B站与小米手机合作的直播实验开始。目前,这场直播已持续了十余天,同时在线人数基本维持在10万人的水平。

  让“蛋壳”印象最深的是16日下午的一场直播,主题是关于“发呆”。页面上显示,该场规则是“小伙伴们用力发送弹幕来逗笑现场的参与者”,以及“选手要始终注视大屏幕并保持发呆姿势”。

  “我当时看了半个小时的直播,那天因为有比较多的戴眼镜的同学,他们发呆的时候,怕被所看的搞笑视频逗笑,就把眼镜摘了,我还发了几条弹幕说‘眼镜星同学都作弊了’。”“蛋壳”笑言道。

  热情的网友不仅围观,而且还会打赏。在这场“发呆直播”中,出手最大方的一位用户竟然花了2492.1元。

  尽管已连续直播多天,但现在只要打开相关页面,仍有满屏弹幕不断刷新。“年轻用户借助直播平台创造了大量互动,玩得不亦乐乎,甚至晚上没有任何主播时,就是直播空镜头,都有一两万人同时在线发弹幕。”B站副总裁陈汉泽告诉记者。

    “能实时与大家进行探讨,感觉很有趣”

  “最无聊直播”开始后,在网络中备受热议。有人认为,这不过是反映了年轻一代的空虚,是当代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孤独的表现。

  新媒体观察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魏武挥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作为围观者来说,其实看的就是直播中的互动、弹幕这些内容,他不会觉得无聊。”魏武挥说,从最初的网络论坛、博客,到后来的微博、微信,其实都是将人的社交从现实转移到虚拟网络,直播只不过是在表现方式上更加多媒体化、直观化,本质的核心仍是虚拟社交。

  “谈不上孤独,我们只是想找一些互动感。现在的网络直播有视频,有弹幕,能实时与大家进行探讨,会感觉很有趣。”“蛋壳”说,自己平时只要有空,就会关注二次元领域,也乐于通过直播、弹幕的方式与“站友”交流。

  此外,这次“最无聊直播”还将创新营销与直播结合,用户每隔一小时可以获得抽奖机会。这一方式,也被认为是吸引用户观看直播的重要原因。对此,小米品牌策略部高级总监徐洁云认为:“这一代年轻人更加活跃,对新鲜的事物充满好奇心。现在移动互联网的传播手段这么丰富,年轻网友们利用网络的热情更高了。”

  对于抽奖,“蛋壳”表示:“我不否认抽奖对我观看直播的吸引力,但那个概率太小了。比起抽奖,我更希望看到网站的人气UP主(视频上传者)和知名主播,以及与他们之间的互动。”

        风口之下,年轻人的市场正受到重视

  不可否认,直播已经成为2016年最火热的“互联网风口”之一。

  目前在国内,花椒、映客、熊猫、微吼、乐嗨等诸多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腾讯、微博、小米等也纷纷杀入,进入了直播的战国时代。同时,不仅是各大直播平台深耕直播领域的市场,而且大到企业、明星,小到“网红”“草根”也都纷纷“进军”这个领域。

  某网站曾做过一个调查发现,目前网络直播的受众人群主要分为两大类:以“95后”为主的在校大学生和高中生以及18~30岁左右的三四线城市男青年。

  “互联网自诞生以来,就在不断创造新的可能、新的‘玩法’,而一种新功能诞生之初,往往是年轻人最先接受,再慢慢扩散开来。”媒体评论员敬一山表示。

  正因为如此,年轻人的市场正在不断受到重视。“拿我们网站来说,主攻二次元领域,就有很多企业希望合作,挖掘针对年轻群体的营销价值。”陈汉泽说。

  “现在,我们很难去标签化年轻人,比如说他们一定喜欢这个,或一定喜欢那个。没有所谓的哪些标签,是能够将这个群体覆盖全的。”魏武挥感慨道。

  陈汉泽对此也表示认同:“其实无论什么年龄层的人,都有各种未被满足的文化需求。只能说‘风口’之下,各家互联网企业都在探索。但年轻人渴望被认同、渴望找到同类的想法,相信仍是这个文化圈层最显著的特征。”

延伸阅读

挪威:“无聊直播”开山鼻祖——慢电视

  2009年,挪威广播公司(NRK)一档名为《卑尔根铁路:分分秒秒》的“慢电视”节目,拍摄了一列火车从首都奥斯陆到西南部城市卑尔根7小时旅程的分分秒秒,吸引了120万人观看。2011年6月,该公司推出《海达路德巡航之旅》,连续134小时直播“北挪威”号邮轮的挪威海湾5日游全程,这档节目拿下了当年挪威收视冠军。2013年2月,该公司又在黄金时段连续12小时直播一堆柴火从点燃到熄灭的全过程,这档名为《挪威柴火之夜》的节目收视率高达20%。

美国:80万人在线观看西瓜爆炸

  近日,美国一家知名社交新闻网站Buzzfeed直播了皮筋勒西瓜的视频:两名测试者把橡皮筋一根一根套在西瓜上,测试其可抵受的时间。套第660根时,西瓜开始喷汁;第686根时,西瓜炸开,观众鼓掌欢呼。直播期间有80万网友守在大大小小的屏幕前,等待看西瓜爆炸的那一瞬间,而后通过社交媒体传播,总浏览量已超过千万。有网友表示眼睛不曾离开屏幕,直至看完40分钟的直播。

韩国:少年直播吃饭受追捧日赚万元

  韩国14岁少年金诚振通过韩国网络直播平台Afreeca TV直播吃晚饭,成为受网民追捧的小“网红”。从11岁开始,几乎每个晚上金诚振都会通过网络摄像头直播自己的进餐过程。他不仅和网友们聊天互动,而且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比如打嗝或者是着急上厕所。尽管他一般是在晚上10点以后才进行直播,但还是有很多网友坐在电脑面前等着他。金诚振最受网民欢迎的一期吃饭直播挣了大约1.1万元人民币,成为该直播平台最年轻的实况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