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杨洁篪访美见了特朗普,对发展中美关系释放出啥信号?

2019/10/22 8:56:01

深度 | 杨洁篪访美见了特朗普,对发展中美关系释放出啥信号?

美国当地时间27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开启了2天的访美之行。在美国,他都见了哪些人?又释放出哪些信号?
   
  

一次恰逢其时的重要访问
   
  

杨洁篪的访美之行恰逢《上海公报》发表45周年纪念日。这位国务委员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指出,《上海公报》的诞生,为中美交往与合作铺下了第一块基石。中美建交以来,美国两党历届政府均恪守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中美合作,对两国和世界都是好事;中美对抗,对两国和世界都是灾难。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杨洁篪此访的时机关键而恰当。“关键”主要就其重要性而言:它是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中美高层一次非常重要的面对面接触。杨洁篪访美期间,特朗普同他举行了会见,并表示美方非常重视同中方的合作关系,双方需要加强高层交往,密切各领域合作,增进国际地区事务中的协调与合作。此外,特朗普班子的重要阁僚也都与杨洁篪见了面,包括副总统彭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特朗普的女婿、高级顾问库什纳以及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这些接触开启了中美高官面对面交流的新时期。
  

另一个重要性体现在,特朗普宣誓就职之后的20多天,中美关系曾被一些波折困扰,如今这些不平静终于告一段落——虽然仍有挑战,但中美关系开局总算不错。2月10日特朗普与习主席的通话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意义重大,为中美关系定了调,让其回归到一个中国政策的政治基础上来。被特朗普形容为“友好”和“热切”的通话不仅进一步确认巩固了中美达成的原则共识,还在未来双边合作层面为世人提供了想象空间。例如,特朗普表示,相信美中可以推动双边关系达到历史新高度。习主席则谈到,搞好中美关系是中美两个大国对世界的应有担当。因此,杨洁篪在元首通话后的访美,将被视为对双方领导人发展中美关系意愿的具体推进,不但建立和夯实中美高级官员的交流渠道,而且很可能为中美元首会晤做前期铺垫。
  

杨洁篪的访问也是一次恰逢其时的访问,正赶上《上海公报》发表45周年,这中间既有巧合也有必然。特朗普在与习主席通话时,强调美国政府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该原则恰恰是《上海公报》确立的中美关系基本指导原则中的核心。以《上海公报》的“生日”为契机回顾中美关系历史,会发现尽管经历风风雨雨,但这组大国关系始终在提升和发展,这正是得益于两国对分歧的妥善管理。
  

如今,在美国政府更迭、中美关系出现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上海公报》更突显其历史和现实意义。正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21世纪安全与情报中心联合主任迈克尔·欧汉龙所指出的,“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美中关系发展的基础,这个基础受到威胁时,两国关系必定陷入紧张,过去的历史可以证明这一点。”
   
  

艰难磨合期更应有战略共识
   
  

特朗普上台执政已一月有余,外界能从他的对华举动中捕捉到哪些战略思路?今年的中美关系走势又将如何?
  

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黄仁伟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很重要的一点是,特朗普的竞选语言要想付诸实施,障碍很多,难度很大。即使是一些与对华外交无关的政策选项,例如建边界墙,搞“禁穆令”都困难重重,特朗普想要在对华问题上搞大动作,难度更大。
  

第二,即使特朗普要对华有所行动,他的准备工作没有到位。大部分内阁副部长提名者尚未到国会“过堂”,许多部长人选未得到批准,助理部长人选也未落定。这样一个班子基本上很难在短期内进入正常工作状态。而随着时间推移,特朗普选举时的冲劲将有所消磨,新的工作人员就位后,也会为他施政去掉冒险的成分。
  

第三,从安全政策顾问弗林辞职开始,俄罗斯和美国国内政治的纠葛成为困扰特朗普的一大阴影,对他本人及其团队负面影响的程度难以估计,弄不好甚至不排除特朗普被弹劾的可能。即使没有走向弹劾通道,这一政治风险也会一直成为悬在特朗普团队头顶上的一把剑,随时有触发危险的可能。
  

总之,团队内部和工作机制的混乱状态,就够特朗普受的了。他之前喊得最凶的对华“三张牌”——经济牌、台湾牌、俄罗斯牌均受到严重牵制,打不出来,因为外界认为但凡动这三张牌,就会伤及中美关系框架,乃至全球框架,因而构成制约。在此情况下,特朗普要与中国这样庞大的政治经济实体进行战略性较量,大部分条件尚不具备。反过来,中国从特朗普11月当选到现在已经有所准备,既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做好了向最好的方向去努力的准备。所以相比而言,中国准备状态比美国好得多,也会拥有更多战略博弈的良机。
  

阮宗泽认为,今年中美关系要往两方面着眼。一是两国尽快形成战略共识,即中美关系发展的动力源于何处。这应该体现在进一步强化和充实合作伙伴关系上。冷战时中美是依靠共同反对一个外来威胁而走近的,现在不需要反对别国,而是应通过加强合作提升两国经济发展和国际地位。美国要“再次伟大”、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两个目标的实现都与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关系密切相关,这理应成为新形势下中美关系的战略基础。
  

二是防止意外事件的出现。中美正处于艰难的磨合期,美国新政府的过渡使中美关系也面临过渡。意外事件对中美关系的干扰是不容忽视的,像2001年的中美撞机事件。密切沟通和预防性外交对确保下阶段中美关系的稳定向好至关重要。
  

阮宗泽认为,中美发生矛盾概率比较大的可能要数经贸领域。最近特朗普还说中国是“汇率操纵总冠军”。但应当看到,去年中美贸易总额5196亿美元,为双方都带来了好处。美国与其抱怨对华贸易逆差巨大,还不如对华放松出口管制。就在最近,被提名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的艾奥瓦州州长布兰斯塔德表示,他有信心在赴任后为消除两国分歧、实现双赢发挥建设性作用。就在布兰斯塔德作出上述表态的同一天,美国新任财政部长努钦也告诉彭博社,并不急于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这一表态与特朗普存在明显温差。总之,中美通过战略与经济对话等平台,能够找到相互妥协、相互合作的办法。双方在经贸利益上难免会有摩擦,但贸易战应当可以排除。
  

在台湾问题上,危险的引信被暂时拔除,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不应成为问题。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对美国将该问题政治化和地缘战略化抱有戒心,反对其以“航行自由”名义行挑衅之举。好在双方通过建立海空行为准则,已经建立了一套危机管控机制。可以想见,美国还会时不时地继续在这一敏感地区摆出姿态,但预计不会产生特别严重的事态。
  

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中方应向美方表明,两国在促进地区无核化上有共同利益。如今的朝鲜问题正趋于复杂,韩日等国加紧利用朝鲜研发核武一事大做文章,借船出海,韩国乐天签“萨德”换地协议遭中国民众抵制。在朝鲜问题复杂性超越单纯的“核问题”的背景下,中美更需要进行管控和沟通。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