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揭秘上海初中男生失联60小时:警方大数据紧追当事人步伐

2019/10/22 22:20:10

揭秘上海初中男生失联60小时:警方大数据紧追当事人步伐

文/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记者 简工博

 

 

今天中午13时许,两辆警车驶入静安公安分局天目西路派出所。静安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王轶跳下车,一手护住一个瘦小的孩子,一手拍拍他的肩膀,将他交给守候在旁的一对夫妻。

 

 

等候多时的母亲双手微抖,搂紧孩子,眼泪潸然而下,随即将孩子护进车里,再对民警连连道谢。

 

 

车辆远去,王轶兜住的手才抬起揉了揉眼睛:“接手这个事情到现在,基本上没睡过。”

 

 

刚刚过去的近60个小时里,一个初中男孩的失联牵动全上海市民的心。从朋友圈里的刷屏,到大街小巷出租车广告,大家都在为寻找这个孩子出力。

 

 

作为守护平安的专业力量,王轶和同事们自然责无旁贷。从300余个监控探头中上百小时的视频里,从热心市民和网友提供的各种信息中,从孩子可能藏身的便利店、小旅馆和通宵餐厅,上海公安投入40余警力,逐一分析排查,一天之内辗转太仓、南京和杭州,终于将孩子平安带回父母身边。

 

 

孩子被静安公安民警带回上海,母子相拥而泣。

 

 

25日18时42分

一直查到凌晨,看监控“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

 

 

“有一名初中男生与父母失联,需要帮助。”静安公安分局天目西路派出所办案队队长孙小伟那天值班。接到110报警后,他立即指派巡逻车前往当事人家楼下,将孩子父母接到派出所了解详细情况。

 

 

根据父母的描述,孩子当时因漏做作业,老师决定约谈家长。父母接到孩子后让他自己骑自行车回家。这天下午,孩子身着学校蓝白色校服出了校门,可等父母回家后,只看到自行车在家里,孩子却迟迟没有影踪。

 

 

13岁、蓝白色校服、未背书包……晚上19时30分许,在了解初步情况后,值班民警开始在派出所的视频监控室里调阅历史资料,寻找符合这一特征的身影。与此同时,这些体貌特征的关键词也传遍辖区巡逻民警,他们在巡逻中特别留意是否有这样的孩子,重点关注网吧、游戏机房这些孩子可能前往的场所。

 

 

一直查询、寻找到26日凌晨1时。在海量的视频里,警方逐渐还原了事发之后孩子的第一步踪迹:16时15分许,孩子骑车出了校门。16时34分许,他把自行车停在位于恒通路的家中离开。此后孩子的身影曾经出现在上海火车站附近,并且几度出入售票厅,似乎准备购买火车票。然而孩子没有携带手机和身份证,警方推测他并未能买到火车票。最后,他的身影消失在轨道交通1号线上海火车站站。

 

 

“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总算是明确了方向。”孙小伟回忆,警方无法掌握孩子的具体方向,只能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对孩子可能出现的路线上的监控视频逐一查看。记者今天下午在天目西路派出所监控室里看到,小小一方屏幕上,人头攒动,车辆穿梭,要想在长达数小时的画面中捕捉一个瘦小的身影,无异于“大海捞针”。

 

 

26日20时30分

看着孩子举着卷饼走过,“神经放松之后更加紧张”

 

 

10月26日一早,寻人的行动仍在继续,搜索范围进一步扩大。

 

 

下午16时许,天目西路派出所办案民警褚文斌接手孙小伟等人的工作。他梳理清楚此前民警已经查找到的关键线索,前往铁路上海站派出所和轨道公交总队上海站派出所查询后续视频:“孩子消失在地铁站1号口的时间是16时37分。”

 

 

在褚文斌的办公桌上,笔记本上的一页记录着多个时间点,全部精确到秒。调阅监控的民警把孩子每一次出现的时间记录在案:“必须把时间记准确了,再到轨交站点查询视频才能‘无缝衔接’,不然就要浪费无谓的时间。”

 

 

“我们调集了入口几组闸机的监控,一项一项排查。但是上海火车站站的客流量太大了,而且孩子的目的性不是特别明确,几次徘徊,晃了一段时间才进站。”当天下午,他在轨道交通的监控视频前一直呆到晚上18时30分,终于,那个小小的身影从几个老太的背后进入闸机口的影像被他“抓”出来了:“孩子乘坐1号线前往富锦路方向。当时他似乎有意避开摄像头,把蓝色外套脱掉了,变成了白色短袖。”

 

 

随后又花了两个小时沿线追踪,一路查看各个站点情况,直至晚上20时30分,褚文斌在富锦路站1号出口处再次看到孩子的踪影。根据监控画面显示,孩子出现在富锦路是25日17时44分,当时他独自一人从麦当劳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卷饼,神色平静。

 

 

消息传到同样一直在寻找孩子的静安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王轶长舒了一口气:这段视频至少说明孩子直到当时尚未受到不法侵害。但旋即他就更加紧张了:失联的时间越长,孩子就会面临更多的潜在危险,寻找工作仍然必须争分夺秒地进行。

 

 

与此同时,这个孩子走失的消息开始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无数网友在转发消息、提供线索,上海数以千计的出租车上打出了寻人广告。

 

 

一个孩子的身影,牵动一座城市的心。

 

 

上海警方与江苏警方在太仓城中派出所勤务指挥室查阅视频。作为大数据的构成部分,调阅监控视频已成为公安工作重要一环。然而这项工作的难度极大:动辄几小时视频、难以计数的人流车流中寻找一个身影,的确是大海捞针。

 

 

27日凌晨1时

上海火车站周边“地毯式搜索”结束,结果却不乐观

 

 

王轶集结6路警力,前往富锦路周边展开调查。除了调阅沿线监控,他们还走访了沿线的商户、居民,并且对可疑车辆进行了排查:“必须考虑到孩子步行、搭车等各种情况,我们甚至想过孩子有没有可能骑摩拜单车。”

 

 

而这时的褚文斌杀了个“回马枪”,将视线重新聚焦上海火车站区域。当时孩子的父母提供了一条线索:有网友称在新闸路附近曾经看到疑似孩子的身影。

 

 

“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种可能。”褚文斌说。事实上,在失联事件中,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孩子绕过一大圈后,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区域里。

 

 

26日晚上,上海下起大雨。褚文斌和同事们对辖区和火车站周边区域的便利店、餐饮店和小旅馆这些“可能躲人避雨”的地方全部排查了一遍,又对道路进行了清查,结果却令人失望:“经过一轮地毯式排查,我们可以得到的结论是,孩子并没有回来过。”

 

 

27日凌晨1时,民警又带着孩子的父母赶往富锦路寻找,结果仍不乐观。夜已浓黑,沿线商家几乎全部关门打烊,无法调取社会面监控。而少数几路可用的监控里,却因夜晚闪耀的霓虹店招和恶劣的天气,无法分辨路面情况。

 

 

27日上午8时

线索指向江苏太仓多路民警沿途驻点,“任何一种可能都不能放弃”

 

 

经过一夜搜寻无果,民警和家长终于在27日早上8时等来一个好消息:根据前期找到的线索综合相应技术手段,可以确定孩子已经前往江苏太仓!

 

 

经过调查,孩子在25日下午举着卷饼出现之后,就已步行至轨道交通7号线美兰湖站,然后沿着沪太路一路步行至江苏太仓浏河地区的129路公交车站。在附近一个小旅馆的大堂休息几个小时后,26日一早孩子再次出发,乘坐129路公交车到达太仓长途客运站。

 

 

接到这一重要线索40分钟后,王轶和同事们就赶到了江苏太仓浏河地区的129路公交车站。站点工作人员将公交车逐一调回,取阅车内监控视频,发现孩子是在太仓长途客运站下的车。

 

 

然而太仓长途客运站出发的车辆,不仅通向临近省市,也通向太仓市区,24小时前曾出现在这里的孩子,如今又去了哪里?

 

 

又是一次海量视频的调阅。由于锁定孩子出发的时间段,民警们在早上8时48分闸机口的视频里看到了他进站的身影,随后登上了9时10分发往南京的长途客车。这一次,孩子身上的白色短袖外套上了一件红色的雨披。

 

 

“时间非常紧张,任何一种可能性都要考虑到。”王轶回忆,虽然当时基本确定孩子前往南京方向,但考虑到中途下车的可能性,于是决定一路民警留守太仓,一路民警由上海直接前往南京,另一路民警则前往太仓与南京之间的苏州。

 

 

王轶注意到,当时跟孩子登上的长途车停在一起的,还有一辆前往杭州的长途客车,发车时间相差无几,视频监控在两车之间有盲区:“万一孩子临时换车呢?这样的可能性我们不能回避。”于是,他又抽调一组警力前往杭州。

 

 

上海警方在太仓汽车站监控室查阅视频。循线视频追踪需要不同区域、不同部门以及社会面联动协助,共同构成大数据信息。

 

 

27日晚上20时

雾气朦朦中锁定西湖音乐广场区域

 

 

27日下午14时许,南京、杭州、苏州三地警力到位。结束太仓的线索排查后,王轶赶往南京小洪山长途客运站。而此时的线索排查显示,孩子在26日中午12时40分到达车站后,又在27日上午8时再次出现在车站,搭乘一辆长途客车前往杭州。王轶又和同事马不停蹄地朝杭州追去。同样为了防止意外,他们还留下部分警力在嘉兴,以防孩子中途下车——追随失联孩子的步伐,越来越近了。

 

 

据民警转述,到达南京之后,孩子原本打算去看看自己在历史书上看到的“万人坑”。然而转了一大圈没有找到前往的公交车后,他又在晚上19时许回到了小洪山长途客运站。此时站内已几乎没人。试着推了几扇车门后,他找到一辆车门未锁的大巴车,在车上度过了一个清冷的雨夜。早上5时30分,习惯早起的孩子醒来,趁人不注意出站重新购票,于当天下午13时许到达杭州。

 

 

孩子的父母告诉王轶,今年2月他们一家曾经到过杭州,孩子知道西湖周边公交车站叫“湖滨站”,他很可能会前往西湖边。

 

 

先期到达杭州的民警在杭州警方的协助下,已经对相关区域展开排查,并发布协查信息,不少杭州市民也已看到微信上流传的消息。

 

 

28日凌晨,杭州城涌起了雾气,一度连实时监控视频都无法使用。王轶和同事无法闲着,只得抓紧对过去视频的排查,以确定孩子精准的方向。同时浙江警方也加大了巡逻力度,并特别要求对西湖湖面进行检查。

 

 

凌晨4时许,雾气渐渐散去。而警方的排查也基本上锁定了孩子的区域——就在西湖音乐广场附近!事实上,孩子的确躲在这一区域附近的雨棚里过了夜。

 

 

身着便衣的上海民警在西湖边安抚孩子并与之交流,当地居民得知情况后也热心照顾孩子。

 

 

28日早上8时,身着红色雨披的孩子一出现在白堤上,就被紧盯监控视频的民警第一时间发现,立即赶赴现场确认。与此同时,杭州多位市民也向当地警方报告在白堤发现疑似失联上海中学生的消息。

 

 

“孩子找到了!”将消息告知孩子的父母和静安分局之后,王轶和同事们帮着孩子简单洗漱,又买来早饭,随后启程返沪。

 

 

静安刑侦支队民警为孩子买好早餐,安抚之后带他回到上海。

 

 

一天之内辗转上千公里,连续几夜没有合眼,返程途中骤然放松的王轶反而睡不着了。

 

 

“孩子能找回来,不光是我们民警努力,更得益于上海公安的大数据平台。”王轶回想这几天的寻人历程:调阅300多个视频探头、上百小时的视频资料,派出所接报后与分局、市局乃至外省市公安之间的快速信息共享联动,还有热心网友源源不断提供的信息线索,这些都构成了守望上海平安的“大数据”中的一部分。“孩子中途换过三次衣服,体貌特征是我们寻人非常关键的因素。而这一次我们与公安部相关平台合作,每一次获取新线索都能及时更新信息,避免了旧的无效信息干扰。”王轶说。

 

 

“这一次寻人过程,各地的群众都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让我们感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王轶回忆,上海游客许女士最早向警方提供了孩子在杭州出现的信息,杭州当地多位市民在白堤看到孩子后,也第一时间向当地警方报告,并主动照顾孩子:“我们每天收到了大量信息线索,每一条我们都认真核实排查,不放过任何找到孩子的机会,要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与信任。”

 

 

想着这些时,王轶低头看着流浪三天的孩子。在警察的环绕之中,他安然地睡着了。

 

 

图片来源:张昕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