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4条河道重现黑臭,这些区长和干部被通报,1个月后,真的改了吗?

2019/10/23 1:13:04

上海4条河道重现黑臭,这些区长和干部被通报,1个月后,真的改了吗?

 

2017年,上海1864条段需要整治的中小河道已基本消除黑臭,但基本消除未必等于彻底消除或永久消除。由于缺乏有效的长效管理机制等原因,个别河道的水质在今年又出现了反复。

 

对于这些河道及其河长,上海丝毫不留“情面”,直接曝光。今年9月,上海市河长制办公室通报了徐汇区漕河泾港至龙华港、长宁区新泾港、松江区嘉富丽小区河、宝山区场北围场河等首批4条段问题河道,今年5月至7月的监测结果显示,这些河道已连续3个月水质黑臭。

 

与问题河道一同曝光的,还有管理它们的一级河长、二级河长,这其中就包括徐汇区、长宁区的两名区长,以及宝山区的一名副区长。

 

曝光只是开始,对于问题河道及其河长的监督还在继续。10月17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跟随市河长办,突检两条段问题河道,查看其改进举措是否落到了实处。

 


去年刚清淤,今年就又黑臭

 

家住三江小区的凌阿姨是徐汇区护河队的志愿者,她觉得很奇怪,家北面的龙华港去年刚刚疏浚过,她亲眼看到作业船抽取河底淤泥,之后河道漂亮过一阵,可最近一下雨,又变成以前常见的灰色,上面还漂浮着各种垃圾。

 

这样的河道显然过不了水质监测这关,连续3个月,龙华港溶解氧含量小于2毫克/升或透明度小于25厘米。

 

10月17日一早,站在三江路桥上的记者除了看到灰色的河水和漂浮着的一些绿色絮状物,还能隐隐闻到一股烂泥的味道。

 

10月17日早晨,三江路桥旁的龙华港,给人的直观感受不容乐观

 

徐汇区市政和水务管理中心主任沈秀观坦言,去年龙华港的确疏浚过,但根据最新调查,河底又积起了新的淤泥,最厚处约有50厘米,导致水质不稳定,而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有三:

 

其一,龙华污水处理厂处理达标后的生活污水,日均约9万吨,都排放到了龙华港;

其二,周边有7座市管防汛泵站向龙华港排水,由于源头存在雨污混接问题,本应流入的雨水变成了污水;

其三,龙华污水厂服务范围的田林、康健、虹梅、漕河泾共涉及120个小区,这些小区不同程度存在雨污混接问题,污水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了龙华港。

 

污染源头问题不解决,只是隔一段时间清淤疏浚,是治标不治本。

 

被通报后,徐汇区痛下决心彻底整改,先是针对龙华污水处理厂处理达标后的生活污水,新建了1.2公里管道,将生活污水接入白龙港污水处理系统,为龙华港减负,相关工程已于10月4日基本结束。

 

图中箭头部分所指即新建的管道

 

施工现场

 

而周边泵站和社区向龙华港排污的问题,归纳起来,症结都是源头雨污混接。考虑到该问题彻底整治需要一定时间,徐汇区建交委、房管局、市政水务中心等部门和单位正会同相关街道推进,预计今年年底前完成45处市政混接改造,基本完成分流制系统企事业单位、沿街商户混接整治,2020年基本完成住宅小区混接整治。

 

最新水质数据显示,龙华港相关监测断面今年9月的溶解氧含量为3.69毫克/升,透明度达到70厘米。如果这种水质情况能够再稳定保持两个月,即到11月底,徐汇区漕河泾港至龙华港就可以摘掉黑臭的“帽子”。

 


雨污混接成河道污染“元凶”

 

流经哈密路的新泾港长宁段,总长4.2公里,今年5月到7月也发生了水质不稳定的问题,5月和6月的溶解氧含量均小于2毫克/升,7月的透明度只有15厘米。

 

谈及黑臭原因,二级河长金卫锋(新泾镇镇长)坦言主要是河道沿线市政雨水泵站放江所致。新泾港作为重要的防汛通道,往往要在汛期内接受大量市政泵站排过来的雨水,尤其是今年汛期,台风登陆多发,降雨量较集中,来水量多于往常。如果是正常的雨水,其实不会对新泾港水质构成威胁,但同样由于源头雨污混接问题,大量生活污水混入雨水管网,最终直排河道。

 

尽管开着曝气装置,但新泾港河面的颜色仍发黄

 

让新泾港尽快消除黑臭,长宁区采取了一急一缓两种举措:

 

急的是让新泾港流经的徐汇区、闵行区、长宁区在沿线泵闸的管理上联动,采取更科学合理的管理手段,使得短期内泵站放江后的污水能尽快进入蒲汇塘这条“走廊”,加速恢复泵站放江后的水质。

 

缓的是用两到三年时间,结合精品小区建设等专项,逐渐解决沿线商户、企事业单位和50多个小区的雨污混接问题。截至上个月,新泾港的水质已暂时摆脱黑臭,但仍需持续监测达标,才能“摘帽”。

 

田川路上的蒲汇塘位于新泾港下游,记者看到,河面上张开了两张拦截网,专门用来阻隔上游田林泵站和漕溪泵站放江带来的漂浮垃圾(直径大于5厘米)。

 

图中红圈所在的是漕溪泵站的4个直排口,河道养护单位在排口外围设置了拦截网

 

对此,徐汇区相关负责人坦言,蒲汇塘水质长期黑臭的原因,正是上游以及周边5个市政泵站不断排入污水。由于排水量太大,仅田林泵站今年前8个月的排放量就达到300多万吨,加之周边几乎没有场地条件,因此无法设置污水处理设施,只能采取铺设拦截网这样的“权宜之计”。

 

“雨污混接已成为影响上海河道水质的主要问题,期待上游雨污混接状况能尽快改善,蒲汇塘水质才能真正逐渐好转。”该负责人表示。

 

记者从市水务局获悉,今年5月,上海已基本完成雨污混接调查工作,共查出混接点20290个。目前,全市已进入全面改造阶段,截至今年9月底,已改造混接点9683个。

 


河长成绩纳入干部综合考评

 

无论是曝光反复黑臭的河道及其河长,还是“不打招呼”的突检,都将成为常态。

 

要消除黑臭的“帽子”,河道必须连续3个月水质监测数据摆脱黑臭水平

 

记者从市河长办了解到,《中小河道水质状况通报规则》已发布,明确对连续3个月水质监测结果为黑臭的中小河道及其河长进行媒体通报。通报以后看整改措施是否落实,不落实就继续通报,同时启动约谈、问责。对于市河长办移交的百姓投诉以及抽查或监测发现的问题,相关负责人或单位第二天必须反馈核实情况和整改计划。

 

据透露,市河长办各成员单位、各区工作落实情况及成效,将每月一评,评估结果由市河长办报送市总河长。同时,市河长办每月对各区实施消除劣V类水体及黑臭河道进展、雨污混接治理等工作进行排名,并以“上海市河长制湖长制工作简报”的形式报送市区两级主要领导。

 

除了“月考”,还有“年终大考”,即以市政府与区政府签订的《河长制工作重点目标责任书》为依据,每年对各区目标任务完成情况进行考核。目前,市河长办正在制定河长制年度考核方案,对各区落实河长制工作情况进行考评,考评结果将纳入市管党政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