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东海舰队某护卫舰大队大队长范文武:战场才是军人的试金石 

2019/10/23 6:37:03

东海舰队某护卫舰大队大队长范文武:战场才是军人的试金石 

 

一颗导弹犹如利剑,划破苍茫云海,拖着烈焰破空而去。忽见远处亮光一闪,指挥所随即传来通报:准确命中目标。
 

宿州舰作战指挥室内,东海舰队某护卫舰大队大队长范文武难耐激动之情,重重地向舰长肩头猛击一拳:“干得漂亮!”
 

本次实射成功,标志着东海舰队某护卫舰大队列装的新型武器装备均经过了实弹检验。从几年前装备的猎潜艇,到如今整建制改装有着“海上轻骑”之称的国产新型导弹护卫舰,范文武为大队官兵立起了新时期“海上铁人”形象。

 

第一次参加重大演习铩羽而归

 


 

作为驻守东海舰队辖区最北端的部队,该大队官兵驾驭着300多吨的小艇战风斗浪,立下赫赫战功,被称为“黄海轻骑”。
 

范文武从担任大队长开始,就在思考:如何继承先辈的荣誉,提升大队的战斗力?
 

2014年7月,大队更换的第一艘护卫舰吉安舰迎来首次“大考”——在重大任务中实射导弹。然而演练当天,海上风力突然增大,舰艇摇摆剧烈,超过导弹发射的临界值,导致舰艇没能在规定时间内射击。指挥所命令吉安舰撤出战斗。
 

第一次参加重大演习便因意外铩羽而归,返航路上,整条舰安静得出奇。在当晚的交班会上,范文武只说了一句话:“战场上没有怨天尤人,只有打得出、打得准、打得赢。”
 

范文武说到做到,他带着大队官兵认真研究导弹参数,开展针对性训练,并将改进意见反馈给厂家共同研究。一个月后,上级征求意见:吉安舰能否跨海区参加某型导弹极限最近距离实射任务?

 

去还是不去?大队意见不一。有人认为,这是一雪前耻的好机会。有人担忧,该任务是全海军首次,准备时间短,难度大,万一再出什么岔子,对士气打击太大。

 

最终,范文武一锤定音:“我们去!战场才是军人的试金石!”

 

9月,吉安舰长途奔袭,直接开赴演练海域。“导弹攻击,打击目标XXX批,直接攻击……”,作战指挥室里范文武指挥若定。“发射!”随着一声令下,导弹在极限近距离精确命中目标。

 

发生故障,他差点拆了整个锚机


吉安舰入列后不久,范文武带队参加红蓝对抗演练。“开打”不久,导演部就判定:吉安舰已被对方重创。官兵们一头雾水:还没发现敌人怎么就被重创了?

 

演练复盘时,范文武意识到,从猎潜艇大队转型成为护卫舰大队,更换的不仅是装备。“如果说猎潜艇还能‘单打独斗’,那么驾驭信息化的战舰一定要突出体系作战、合力制胜,必须摒弃‘小艇思维’”。

 


 

为了让官兵们补齐能力素质的“短板”,范文武带头备课授课,多方协调邀请军内外院校的教授到部队辅导,选送专业骨干到兄弟部队、厂家院所随舰出海、跟班培训。在他带领下,《某型舰艇作战能力检验评估细则》《某型舰艇作战预案》《舰艇训练组织与实施》等规范相继建立,为同类舰战斗力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
 

在官兵眼里,范文武儒雅、镇定,但一涉及战斗力问题,他就分外较真。
 

吉安舰主炮班长王永华,新兵分配就与范文武在同一艘猎潜艇,专业过硬,是大队训练标兵。一次检查装备时,范文武随口问:“主炮行程开关有多少个?”王永华顿时傻了眼,随便说了个数,想蒙混过关,没想当场被拆穿。“在猎潜艇,你是优秀主炮班长;但在护卫舰,你这个主炮班长不及格。”范文武毫不客气地批评这位老战友。
 

2014年底,吉安舰试航时锚机发生故障,无法正常工作。接到报告后,范文武马不停蹄从上海赶到舟山,一上舰就直奔前甲板,从机械到电机,不放过任何细节。他与官兵及工人师傅连续奋战了3天时间,直到锚机修复。机电业务长王洪江开玩笑:“大队长,你快把整个锚机给拆喽。”范文武随手抹了把脸上的黑油,哈哈一笑:“关于战斗力的事情容不得半点马虎。”
 

成为大队首个新装备专家
 

海军有句话:上舰不上扫雷舰,上艇不上猎潜艇。扫雷舰危险系数高,猎潜艇吨位小、稳性差,生活条件艰苦。范文武仍记得1997年他第一次随猎潜艇出海,第一天严重晕船,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尽管出海一次就晕船一次,但范文武没有退缩,从副航通长、副艇长、艇长,范文武在300多吨的猎潜艇上足足干了10来个年头,带出了一批批骨干,在比武中拿回了一个个第一。

 

 

2012年范文武第一次登上信息化战舰吉安舰,指挥控制系统、电子战、侦察预警等新名词,让适应了机械化舰艇的官兵一头雾水。
 

范文武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新舰的每一个系统,每一型设备,都要懂工作原理、设备构造和操作使用。从接舰、进厂到试验试航,连续18个月,他全程跟班学习、跟队训练,和官兵吃住在一起,向各个科研院所专家及工厂师傅虚心请教,深入研讨装备技战术性能,成为大队首个新装备专家。
 

他和官兵“约法三章”:“在学习研讨时,不许把我当大队长,我只是个普通学生。”
 

导弹发射有个关键问题,范文武想了半天也想不通。强烈的求知欲让他坐立难安,有人提出,发控班的张超也许知道答案。他兴奋地带上笔记本,一溜烟冲到导弹控制室,找到正在战位上的张超,一边问,一边记笔记,活脱脱一个“小学生”。
 

一次演练前夕,吉安舰作战长王三醒急匆匆地闯进范文武的房间:“大队长,刚才在复查时发现导弹路径计算方法有漏洞。”翻看完新的方案,范文武思考了一会,拍了拍王三醒的肩膀:“你是对的,按你的方案来。”
 

随着舰艇接装、试验试航、出海训练、战备巡逻、演习演练等任务日益繁重,范文武辗转连云港、上海、舟山、武汉、青岛、旅顺等地,从一艘舰到另一艘舰,仅2015年,他在没有远洋出航任务的情况下,出海达200多天,总航程2万余海里。
 

2016年4月就任的大队政委孟晓伟深有感触:“我上任两个月以来,见到他的次数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范大队长啊,要么在出海,要么在准备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