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嫦娥五号将于8月进入文昌发射场进行联合测试,预计年内实现月球采样返回

2019/10/23 6:47:50

嫦娥五号将于8月进入文昌发射场进行联合测试,预计年内实现月球采样返回

嫦娥五号月球探测器目前已完成绝大部分大型试验,计划于8月进入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进行联合测试,为年内月球采样返回任务做准备。这嫦娥一号卫星系统总指挥兼总设计师叶培建院士今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的信息。

    

我国探月工程按“绕”、“落”、“回”三步走,前两步现已完成,第三步“回”也将随着嫦娥五号的发射而完成。

    

嫦娥五号由轨道器、返回器、上升器、着陆器四部分组成,是我国目前研制的最为复杂的探测器,重达8.2吨。按照此前公布的计划,嫦娥五号将于今年11月底前后,由长征五号运载火箭从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它的任务目标是经地月和环月飞行,在月面选定区域着陆,采集约2公斤的月球样品,经月面起飞、月球轨道交会对接、月地转移和再入回收等过程,将样品安全送至地面。

    

嫦娥五号任务的首个难题就是长征五号火箭要把这四部分的组合体发射到月球轨道,并且在轨道上就要分离,两两一组:轨道器和返回器的组合在轨道上运行,着陆器带着上升器降落在月球预定区域。

    

其次,采样时,着陆器上的一只机械手在月球表面采样,另一支只机械手在月球深层采样,并且可以在月球上打出2米深的窟窿,钻取的月壤必须原原本本,不能破坏原有的层次结构。“尽管地球上的机械手能在模拟月球重力环境的试验条件下做得很好,但真实的月球重力环境与模拟环境也存在误差。机械手在地球上做出的精确动作,在月球上能否重复完成,这是关键的挑战。”叶培建说。

    

同时,在月面起飞上升时,存在至少两个极具挑战的难题。第一,这将是我国飞行器第一次在地外天体起飞,保证上升器在极短时间内保持稳态上升的难度很大。第二,我国在地球轨道上有着比较成熟的航天器交会对接经验,比如多次“小追大”的神舟飞船“追吻”天宫飞行器,但在月球轨道上进行交会对接,轨道器追上升器是“大追小”,而且距离地球几十万公里,稍微控制不好就会偏离到太空中,对接精度要求更高。

    

交会对接后,要从上升器里把样品转移到返回器上,再把上升器分离掉,之后轨道器和返回器组合体返回地球。这时又将面临两大难题:一是,嫦娥五号要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约11km/s)返回地球上的我国的可控范围内。二是,要控制好组合体姿态,如果开始的出发点控制不好,着陆点就可能无法预判。

    

如果嫦娥五号能顺利从月球取样返回,将有助于我国科学家更深入的研究月球,也标志着我国探月三期的目标全部完成。

    

但,我国探月步伐不会就此停止,嫦娥三号的备份星嫦娥四号计划于2018年发射。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刘彤杰曾透露,我国计划于2018年6月前后会先把嫦娥四号的中继卫星发射至地月拉格朗日L2点,并在约半年后发射嫦娥四号的着陆器和巡视器,对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开展着陆巡视探测。

    

国家航天局副局长吴艳华此前表示,在未来五年、十年开展两次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月球南北极的探测。在叶培建看来,嫦娥四号和未来计划进行的月球南北极探测都属于探月的第四期工程。他认为,探月四期的主要目标任务包括开展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月球南北极探测、建立无人的月球科考站,让着陆器、机器人和地面上的人更好地联合工作等。

    

对于中国载人登月的问题,吴艳华在去年底透露说,当前正处于方案的深化论证阶段。叶培建认为,我国要想实现载人登月还需要三方面的突破:一是研发出重型运载火箭,要能够把人和登月舱送到月球;二是解决人来往地月的生命保障、安全以及工作条件;三是进行更多的地面条件的建设,确保各项试验都充分验证。

 


题图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liukun0905@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