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镇新事 | “最高版本”古镇竟然在上海?听听他们怎么说

2019/10/23 13:58:52

古镇新事 | “最高版本”古镇竟然在上海?听听他们怎么说

“30年来,国内古镇保护和发展已走过了三个阶段,1.0版是以周庄为代表的旅游观光型古镇,2.0版是以乌镇为代表的休闲度假型古镇,3.0版是以上海新场镇为代表的以生活原真性为目标的古镇……”

一年一度的古镇论坛在临水而建的周庄坊上举行。

今天,在2016年中国名镇(周庄)论坛上,著名城镇遗产保护专家、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此话一出,迎来了包括乌镇“掌舵者”陈向宏等在内的国内古镇界人士惊讶的目光。

 

上海新场镇镇长林廷钧更是用“第一次听到”、“震惊”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上海古镇真的能后来居上吗?离迪士尼不远的川沙、新场等古镇,该如何承接这前所未有的机遇?最理想的古镇保护开发模式,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且听专家和大咖们的观点。

 


3.0版古镇,是乌镇还是新场镇?

 

今天,除了阮仪三教授关于古镇三个版本的论述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李昕也提出了古镇三个版本:1.0模式为景区型古镇,以周庄、同里、乌镇一期为代表;2.0模式为“景区+酒店”型古镇,以乌镇二期为代表;3.0模式为“景区+酒店+文创”型古镇,以乌镇戏剧节、双年展和上海新场镇为代表。

不约而同,专家们都把新场镇列入了“最高版本”,尽管其名气还远远赶不上参会的周庄、乌镇等其他古镇。而上海新场镇镇长发言时,第一句话也是“可能在场大多数专家都没去过新场镇,那我先来为大家放一部片子……”

 

“我把新场镇列入3.0版,不单单是肯定,更多还是一种期许,因为有些地方,新场还没有完全做到。”阮仪三教授在接受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以生活原真性为目标的3.0版古镇,应该都是原来的居民维持他们原来的生活,国外名镇名城从来没有把原住民赶出去的,都是原住民自己在参与古镇的保护和传承,当然,他们的生活可以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进步,比如用水,原来是河水,后来是自来水,再后来是热水,古镇居民可以享受城市化的便捷,但同时保持了乡村生活的内涵和特色。

 

阮仪三认为,迪士尼来了,对川沙古镇、新场古镇是个大机遇,当年上海举行世博会期间,周庄等周边古镇每天人流都保持在1.2万次;接下来,迪士尼会给上海的许多古镇都带来人流,但同时也带来很大的压力,必须要做好准备,考虑好怎么“消化”这些客流,如何安排好他们的吃、住、行、游、购、娱等,不能只贪图近期的利益,还要考虑好旅游产业的长远发展,比如民宿要按照一定规范做好,做好了就意味着巨大的财富。

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向宏。

“上海为什么没有名声响亮的古镇?可能是‘灯下黑’的缘故。上海的资源很多、很好,应该可以打响一个古镇乃至一批古镇……”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向宏表示,现在他整天想着如何把迪士尼的人气引到乌镇去,新场镇算是遇到了很好的机遇。

 


“古镇+”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今天,我要说的一个‘古镇+’的概念。”陈向宏表示,到目前为止,乌镇也已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观光小镇,第二个阶段是度假小镇,第三个阶段是现在的文化小镇、互联网小镇阶段。“几年前,我就开始思考,未来的乌镇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没想清楚,就不能做。”

思考结果就是:乌镇不仅要发展旅游业,还必须深耕文化和产业,实现文化拓展、产业集聚,从而探索出能承载多元内涵的“古镇+”模式。

 

“古镇保护,尤其需要创新精神。利用,是一种最好的保护。”陈向宏介绍说,现在,除了举世瞩目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还成功筹建了国内知名的乌镇戏剧节,全镇大小剧场达到7个,最大的剧场投资4亿多元,每年有100多个剧团前来演出,许多人都是听说了“乌镇戏剧节”才到乌镇来的,而不仅仅是冲着旅游而来;同时,这里还打造了乌镇美术馆、当代艺术展等……这些文化项目,都为未来乌镇提供了新的可能。

 

现场专家表示,古镇保护发展必须坚持规划实施的高起点,不仅需要对历史资源进行梳理,还需要对未来空间、产业方向进行梳理。

 

“古镇+”的效应,已经显现出来。目前,以观光旅游为特点的“中国第一水乡古镇”周庄仍备受人们欢迎,一年接待人次高达300万人次;然而,以“度假+酒店+文创”为特征的乌镇,一年接待人次已达到了近900万人次。

 

还有更惊人的数据:去年,与国内的黄山、桂林、张家界等7大知名景区相比,乌镇的营收排到了第3名,净资产排到了第2名,净利润排到了第1名,净资产收益率排到了第1名。这对一个普通的江南古镇来说,实属不易。而今年以来,乌镇的总收入已达到了8亿元,净利润达到3.9亿元。

 


古镇收门票也有苦衷?

 

“今天早上起来,我想趁着论坛开始前进周庄里转转,走到门口发现要收门票,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位专家的发言引来现场阵阵笑声。中国的古镇要收门票,这是长期以来的共识,然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李昕却说:“其实收门票的古镇,也有自己的苦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李昕。

“收门票的商业模式虽不高级,但却最适应中国当下环境的。”据李昕介绍,从1995年周庄古镇推出一票制开始,中国古镇结束了长期以来的无商业状态。“商业模式从无到有,这是一种进步。”李昕说。

 

目前,无论是平遥古城的景点通票、丽江的古城维护费,还是凤凰城以及各大江南水乡的古城门票,中国的古镇无一例外都要收门票。

 

“唯一一种不需要收门票的高级模式,就是实现城市内部平衡。”李昕打了个比方,“把古镇比作一个公园,这种高级的模式就如同在公园旁边开发一块住宅,公园吸引人流来住宅区居住,而住宅区的收益回收进来修缮公园设施,利益形成闭环。”

 

据李昕介绍,目前在国内只有杭州有这种模式。“西湖景区为整个城市带来了无形收益,将景区外部的城市收益回收进来建设景区内部,可达到一种平衡状态。”

 

在国外,景区门票都是隐性的。“比如美国国家公园,它不收门票,但有城市税的支持,越发达的城市就越不需要收门票。”李昕说,“然而中国的乡镇没有这种资金支持,古镇开了,游客来了,涉及大量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这些成本谁来付?在我国的逻辑就是,谁消费谁付费。”

 

未来随着古镇的发展,门票所占古镇整体收入的比例在逐步降低。乌镇去年的门票票价降低了50%,陈向宏表示,“未来还将实行三三制,门票、酒店和综合服务各占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李昕则预测,古镇的版本越高端,收门票的模式越有可能被各种变体所取代。“比如像电子票等似有似无的‘门票’会成为未来趋势。”

 


离都市很近,是优势还是劣势?

 

都说迪士尼来了,上海新场古镇的春天就到了。“距离迪士尼10分钟车程,到上海市中心的徐家汇、五角场、人民广场等地不到30分钟车程。”新场古镇镇长林廷均在论坛上是这么介绍新场古镇的,“新场的最大优势,就是离大都市上海很近,古镇要服务好上海,而上海服务的是全世界。”

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落户周庄。

“新场走不了乌镇和周庄的1.0或2.0版本的道路,但可以凭借靠近上海的优势,走出第三条路。”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林及其团队一直为新场古镇提供规划设计的专业意见,“这第三条路,就是打造一个让都市人暂时远离尘嚣的休闲小镇。”目前他们正在尝试把年轻人爱好的手作艺术引入新场。

 

“背靠着上海,不要说一个古镇,一批古镇都能发展起来。”陈向宏向记者坦言,“下一步我还要考虑如何把迪士尼的人气吸引到我乌镇来呢。”地靠上海市中心,集聚大都市的人流,成为了新场古镇让在场同行艳羡的优势。

 

然而离得近,真的就是优势吗?李昕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上海的本地游客到新场玩,当天就能回家,因为离家近,没有人会选择住下来,这也是上海一些古镇发展不起来的原因之一,大树底下也不长草嘛。”李昕分析,发展好的古镇一般选址在离城市中心有两三个小时车程的地方。

 

“新场古镇是近代上海城镇演变的缩影,保留了浦东原住民生活的原型。”对于新场古镇的发展,阮仪三坦言,“我倒希望它发展得慢一点,否则游客一来,一切就又变味儿了。”

 

“现在中国大多数古镇都是以发展旅游业作为唯一的产业战略,整个镇的布景化严重,已不再是当地居民的镇,而是单纯为游客服务的镇。”阮仪三指出,中国古镇的未来还面临不少困惑。“这么多年来,我从南到北走过很多古镇,但从游客中心到各种民间作坊、传统工艺店、小吃摊、景观演出几乎一模一样,经过修复翻新后就更相似了。”中国古镇的未来在于保护,更在于创新,这也是今天大多数与会专家们的共识。

 


本文图片:黄尖尖 摄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