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友评两会 | 同样是人才,为啥“土鳖”就不如“海龟”?

2019/10/23 14:12:57

网友评两会 | 同样是人才,为啥“土鳖”就不如“海龟”?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海外留学归国人才(俗称“海龟”)为国家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如今,出国留学已非新鲜事,“海龟”的光环,也逐步受到本土人才竞争的考验。

 

1

 

在今年的两会上,上观新闻、中国科学报等媒体均关注到本土人才和海归人才的待遇不对等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建宇提到了他的一名学生,非常优秀,但是却在职业路径上颇为缓慢,至今仍是一名副研究员,能够获得的支持与奖励也寥寥可数。

 

但是同样的能力,换上一位海归人才,就大大不一样了。王建宇说:“国外引进回来的人才,为他申请教授都是垫底条件,还会给他落户津贴、启动经费,两者一比差距很大。”

 

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院长马兰,也遇到了类似的烦恼:“我有一个学生毕业后留校成为教师,他通过海外研修计划到国外,做得非常好,回来时他想申请‘青年千人’,结果去咨询说绝对不行,因为你是学校派出去的。后来,他从复旦辞职了。”

 

他们都呼吁,国内培养的本土人才,应与海归人才一视同仁。

 

 

2

 

我国的留学史,从清朝末期就开始了,不得不承认,没有“海龟”的助力,中国的现代化恐将举步维艰。

 

从第一批“留美幼童”开始,中国留学生几乎是带着“民族自救”的心态出国进修。我们熟悉的孙中山先生、鲁迅先生等均有留学经历。新中国成立后,钱学森等一批爱国科学家为了报效祖国,纷纷回国,也取得了惊人的成绩。

 

应该说,从一开始,“海龟”们便是戴着“金帽子”的。

 

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内外交流的日益频繁,留学生也越来越多。如今,百度的李彦宏、搜狐的张朝阳等互联网大佬,也是“海龟”的杰出代表。

 

据教育部统计,2016年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回国人员总数43.25万人,80%的留学人员学成后选择回国发展,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留学人员输出国。

 

为了抢占人才,国家和各级政府均出台了优渥的政策,欢迎更多留学人才回国发展,“海龟”一度成了炙手可热的资源。

 

有媒体了解到,“青年千人计划”项目入选者,中央财政给予每人50万元的生活补助、3年100万-300万的科研经费补助等待遇。

 

另外,地方政府还会继续“加码”,比如江苏省还会给予入选的双创人才额外奖励,三年内省级财政给予50万元或100万元的创新创业资金资助,其中用于个人补助的不得低于30%,并不得抵扣工资待遇。

 

又如,安徽省也出台了安徽省留学回国人员创新创业扶持计划,对入选的重点项目和启动项目,分别给予10-20万元、5-10万元资金扶持;对入选创业启动支持计划的企业,给予20-30万元创业扶持资助。

 

而与之相比的本土人才,类似于“千人计划”等奖励政策便寥寥无几。甚至有网友类比“海龟”,吐槽本土人才为“土鳖”。

 

 

3

 

虽说“海龟”有着国际教育背景的光环,但并非能力就一定比“土鳖”高。与政府、高校偏爱“海龟”不同,人才市场已给出了更合理的答案。

 

《经济日报》此前报道称,一个针对杭州“海龟”的采访发现,有28%起薪在6000元以下,最低的只有3500元。更有甚者,6年花200万元留学,回国被开出2000元底薪。

 

就此,文章分析说,从教育水平上来说,我国的一些高校已经跻身世界前列;从留学回国人数来说,各类回国人员已达数十万人。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海归”的优势必然在市场供求规律作用下有所降低。“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海归低薪折射出一种理性,反映出用人单位在衡量人才价值上越来越冷静。”

 

海归除了人数节节攀升外,其素质也不可与十数年前相提并论。“镀金”成了不少人留学的最终目的,这也难怪“海龟”变“海带”的现象层出不穷。

 

陈丹青写过一篇文章《海归的羞耻与责任》,文中把前几代留学生的社会理想、责任感和道义精神视为一种绝响。“海外经历最可贵的财富不是所谓前沿专业知识,而是独立人格,以及体现的一系列价值观”,但他看到,现在的“海归派”在整体上缺乏这样的意识,“反倒是本土人才有相当清醒”。

 

因此,王建宇代表的观点得到了很多数网友的认可。

 

@鱼在水里游0601 就为“土鳖”们抱不平:“不能只看外来的和尚,本地的和尚念经同样强,甚至更辛苦。”@南木巷 也说:“在国外游历一圈回来是教授,那在国内辛苦研究的人怎么办?”

 

事实上,对海归人才的过分追捧,也会挫伤本土人才的积极性,反而不利于留住人才。

 

@靳东东哥的小迷弟 认为:“择优录取,不分中外,海龟本土一视同仁。” @520小灰灰说:“就应该这样,才能更加留住国内的人才。”

 

 

4

 

之所以“海龟”比“土鳖”更吃香,与我国长久以来的惯性思维有关,也反映出人才引进过程中的评价体系可能出了错。

 

上观新闻的多篇文章表示,海归人才和本土人才的待遇不对等现象,一方面可能是某些政策的导向跑偏,一方面也是源于管理者的政绩冲动。

 

“如今人才计划早已实现‘从0到1’的突破,各种称号都出来了,问题也出来了。”上观新闻记者宰飞表示,评价一个人,往往不是看真才实学,而是看“帽子”;评价一所高校,往往不是看教育科研成果,而是看有多少“帽子”学者。“帽子”的光环俨然遮蔽了学术与教育,成为学者竞逐、社会膜拜的对象,很大程度上颠倒了名实关系。

 

《现代金报》表示,在这种“引才思维”下,部分学子出国未必是为了真求学,而是想镀一层“金”:有一段留学经历,混个“洋学位”。也就是说,“海归”与本土人才的不同待遇,会加剧“留学热”,甚至会造成一些人留学目的不纯。同时,对本土人才向上的信心是一种打击。

 

因此,人才评价体系急需摘掉“帽子”,回归“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初心。

 

《中国青年报》将“海龟土鳖”区别对待的问题,归结于粗放的人才评价机制,是对“人”的不尊重。“以学术出身一刀切地评价人才,忽略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和个体差异。人才是千人千面的,不同的人才有不同的优势和劣势,必须坚持以专业标准,确立精细化的人才评价模式,不以头衔和身份评价人才。”

 

如果不把这一根本问题解决,哪怕是到手的“海龟”,也会飞走。

 

比如,上海科技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马毅就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颜宁就职普林斯顿大学等,或许需要引起我们的深思。

 

摘掉“海龟”“土鳖”的标签,用能力和学术来选拔人才,这一点需要成为学界共识。毕竟,本土人才的能力得到认可,才是最大的“文化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