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听众是谁:为什么阿里巴巴也没有讲好属于自己的中国故事

2019/10/23 15:06:35

听众是谁:为什么阿里巴巴也没有讲好属于自己的中国故事

今天我们在讨论文化软实力的时候,更多地是围绕理论层面,而我主要是从一个软实力实践者的角度,来谈谈自己的看法。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过去两三年中,我有机会陪同美国的一些访问团来到中国,其中包括美国国会访问团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学者访问团等,这些访问活动本身就是中国政府大力推进国家文化软实力、增进国际交流的一些举措,所以我可以面对面地、第一时间来看待中国展示自身文化软实力的做法和方式,从中也可以得到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感受。

 

这几年,我们一直听到如下一些说法,比如中国要提高国家软实力、要讲好属于自己的中国故事,我觉得这些提法都非常好,不过我总觉得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需要直面三个现实问题:第一个是有没有故事可以讲;第二个是有没有地方可以讲;第三个是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关于第一个,有没有故事可以讲。必须承认长期以来,因为世界文化整体格局是在欧美文化控制之下,所以很多中国故事,特别是中国传统故事相对处于弱势。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冷战时期意识形态对立思维使中国和西方世界各讲各的故事,互相不为接受。这就需要我们通过不断地努力,来改变世界对中国的不了解。现在情况已经好多了,这个世界开始变得多元,中国现在迫切需要表达,世界也开始学会倾听中国的声音,所以中国是有许多自身的故事可以讲的。

 

关于第二个,中国有没有地方讲这些故事。有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地方讲这些故事,比如说上世纪70年代以前。到了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不断地融入国际社会,加入重要的国际组织,这给中国带来许多新的机遇。进入21世纪后,中国还不断拓展与建立新型地区性、国际性组织,由此带来了更多的国际关注。所以,中国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讲故事的机会。

 

下面是第三个,就是我们如何讲中国故事,我们能不能讲好中国故事?我感触比较深的是,当我随美国访问团来中国的时候,发现“讲故事”的方法还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对中国来说,也是做得相对比较欠缺的。

 

我举个例子,去年12月份我和美国国会访问团到浙江杭州访问,行程中安排我们参观阿里巴巴集团总部。阿里巴巴集团本身是一个很好的中国故事,在总裁汇报室里,我们看了一个5分钟的展示,做得非常精致,采取了西方大众比较习惯的个人角度切入点,讲述了几个年轻创业者在宿舍讨论中形成商业理念,并付诸实施商业实践,最后建立起庞大商业帝国的故事。其中还讲述了一些偏远山区的人们,通过电子商务改变自己生活的励志经历。这些创业故事确实精彩动人,应该说整个讲故事的过程还是比较成功的。

 

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故事不仅要讲出来,还要注意的是讲给谁听,如何把自己的讲与听众的问有效地结合起来。而这次在座的不是跨国公司老总,来倾听阿里巴巴的成功经验的,相反他们是一些美国国会议员,其中就有来自美国联邦参议院信息委员会主管电子商务的议员。阿里巴巴集团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听众是谁,到了提问与相互交流的环节,美国议会的代表们考虑更多的是阿里巴巴对客户信息的保护是否得力,对电子商务中出现的假货、伪劣产品是否有比较好的防范措施等,这些都是美国国会代表团最关心的问题,但是阿里巴巴集团并没有准备这些问题,所以在提问交流环节出现了许多尴尬的情况。

 

类似这样的小例子表明,我们在讨论国家软实力中,首先要记住提高文化软实力,对外交流当然十分重要,但我们也要切记,这种交流不是一个简单的单向传播方式,而是一个双向的互动过程。这个过程要求你必须知道听众是谁、听众的兴趣点何在。

 

另外一方面,我很赞同埃弗特·哈根的提法,就是文化软实力的展现并不是一个机构的事情,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它是一个全方位的能力体现,既需要一些技巧,也需要一些训练,以便使我们能够在不同的国际场合,面对不同的听众,以及不同的表达方式之间,形成一些有效的对接。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做得更好,那就一定能够在更高的层面上讲好属于自己的精彩的中国故事。


作者为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人文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根据作者在国家对外文化交流研究基地、上海社科院文学所主办的“国家文化软实力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整理而成

主编:王多

图片编辑:周寅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