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丨半夜被批捕,朴槿惠的自由落体式人生会否有转折?

2019/10/23 15:10:38

深度丨半夜被批捕,朴槿惠的自由落体式人生会否有转折?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曾说,“权力这种东西,感觉像一辈子都握在手里,但其实某天会像风一样消失。”如今,她失去的不仅仅是权力,还有自由。31日凌晨3时,韩国法院签发逮捕令,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随后被移送至首尔拘留所,成为继卢泰愚、全斗焕之后,第三名被批捕的韩国前总统。从总统到被弹劾再到半夜被捕,短短几月,朴槿惠经历了自由落体式人生。今后,命运还将跟她开怎样的玩笑?引发政坛和社会激烈动荡数月的“亲信门”,会给韩国带来什么?


 
“判刑只是年数问题”


    
当地时间凌晨3时,天还没亮,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签发逮捕令。法院在声明中说,考虑到朴槿惠涉嫌的罪名及其“销毁证据的可能性”,法院予以批捕。


约一个小时后,一辆黑色轿车把朴槿惠从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移送至首尔看守所。画面中,朴槿惠面色凝重,眼泛泪光。据韩媒报道,虽然还是凌晨时分,但沿途仍有不少朴槿惠支持者,高喊她的名字,挥舞韩国国旗。


韩国检方认为,朴槿惠涉嫌滥用总统职权、受贿298亿韩元以及泄露机密等13项罪名。《韩国时报》援引一名前法官的话称,如果所有罪名成立,朴槿惠可能获刑45年。


有消息称,朴槿惠将在拘留所内接受后续司法调查,并于下月中旬被起诉。根据韩国法律规定,一审起诉后会在3个月内宣判,二审和三审也必须在2个月内结案。


中央党校国际关系学教授张琏瑰指出,朴槿惠被预防性批捕后,法院是否会判定其罪名成立,还需进一步观察。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则认为,对朴槿惠来说,判刑只是年数问题。


 
“未来可能被赦免”


    
从“青瓦台公主”,到父母相继遇刺;从首位女总统,到半夜批捕。命运似乎总在跟朴槿惠开玩笑。


朴槿惠的父亲是韩国第3届、第5至第9届总统,是韩国现代化的奠基人。正是在他的带领下,韩国实现工业和经济腾飞。朴槿惠从小便住进青瓦台,过着“公主”生活。


然而好景不长,1974年,朴槿惠母亲陆英修在“光复节”庆祝活动上被开枪刺杀身亡。22岁的朴槿惠结束法国留学,担当起“第一夫人”角色。陪伴父亲5年后,噩耗再次传来。1979年,朴正熙被最信赖的部下金载圭开枪刺杀。


9天后,朴槿惠被迫离开青瓦台开始了20年的深居简出,直到1998年又开始了她的权力之路。2006年6月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却败给了韩国前总统李明博。2012年再次参选,终于登上总统之位。


朴槿惠说,“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然而事与愿违,19年政治生涯将以这样的方式画上句号。


不过,专家指出,等新总统上台后,朴槿惠的命运可能出现转折。张琏瑰指出,新任总统上台后有可能对其做出特赦。传统上,韩国总统有在节日和任期结束前发布特赦令的惯例,1987年“民主化”后的每一届政府都不例外。当年,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当选后的第四日,因贪污渎职而坐监的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都被特赦。这是政治家在当选后展现的不记前嫌、促进团结的姿态,也出于整合社会、弥合分歧的需要。詹德斌认为,朴槿惠被赦免的概率在80%以上。只不过新政府会选在什么时间点颁布特赦令,值得关注。


韩国大选将在5月9日举行。目前,执政的保守派阵营迟迟推不出有号召力的候选人,反对派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支持率一路领先。专家认为,若不出重大意外事件,文在寅当选的可能性很大。


 
“街头政治”的胜利?


    
朴槿惠被捕,在野圈的“政权审判论”得偿所愿,“亲信门”引发的历时数月的政治斗争,终于阶段性收尾。这场“闹剧”除了给韩国政坛带来新一轮洗牌、给韩国社会划下深深裂痕之外,还留下了什么?


有人说,总统下台是“韩国民主”、“街头政治”的胜利。但专家认为,更准确地来说,这一系列动荡引发人们对韩国民主化进程的思考。


政界与财阀的相互勾结、利益输送会有改变吗?政商互相利用在各国可能都是普遍现象,但是在韩国,财团对政府的依赖更重。张琏瑰指出,韩国政商两界有种天然的联系。二战后初期,韩国政府急于发展经济,摆脱贫困,便把此前握在日本殖民者手中的企业卖给了韩国商人,成就了大企业、大财团的最初起家。为了扶植民族企业,政府又给大企业提供各种优惠政策。詹德斌则指出,这一事件或许是韩国推动财阀体制改革的重要契机。传统保守政治势力向来寄生在财阀身上,改革派则大部分都是平民化出身,向来对财阀政治不感冒,并且有坚定的改革意志。现在有个积极信号是,三星“太子”李在镕被捕。若被判刑,他将不能再担任公司任何行政职务。这或许将为三星内部改革消除障碍,并引发舆论对于改变财阀政治的思考。


“街头政治”会不会向过度、无序的方向发展?此次朴槿惠弹劾案,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异常汹涌的民意——“倒朴派”和“挺朴派”在首尔连续举行的十余次大规模抗议集会。张琏瑰说,1987年民主化改革后,韩国彻底打破了威权政治,但似乎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过去是政治强人主导,现在不仅没有任何政治威权,甚至出现了某种‘无政府状态’。”


有观点认为,韩国中产阶层衣食无忧,但政治参与感一直受到压抑,生活中的“平淡感”强烈,对政商勾结和政治结构弊病深感“焦虑”。随着韩国“民主制”发展,中产要求强势参与,从而形成“街头运动”。“这表面上是监督制约政府,但民众易受情绪化因素影响,过度监督不仅解决不了问题,也会导致政治无序,社会动荡。”张琏瑰说。


韩国国内的世代间矛盾、意识形态冲突如何弥合?詹德斌说,首先,前总统朴槿惠是在独裁体制下长大的一代,身边有很多服务于其父亲朴正熙的人,他们有种用传统威权方式治理国家的思维惯性。然而,韩国民众已经有很强的民主意识。因此,这就产生了老一代执政思维与当代民众意识之间的不匹配。第二,韩国的民主内核是西方民主制的架构,与其传统文化基因之间,会有一个磨合的过程。也可以说是东西方意识形态间的一种“摩擦”。
詹德斌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此次“亲信门”或许可以成为一剂催化剂,推动韩国找出问题、改革完善,朝更好的民主制度方向发展。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