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奥巴马制裁俄罗斯,想给普京和特朗普挖多深的坑?

2019/10/23 16:38:34

深度| 奥巴马制裁俄罗斯,想给普京和特朗普挖多深的坑?

眼看新年即将来临,俄罗斯却收到了一份糟糕的“贺礼”。2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因俄罗斯涉嫌通过网络袭击干预美国总统选举,将对俄进行新制裁。在离任倒计时之际,奥巴马缘何对俄罗斯突下重手?新制裁又会否成为“特朗普时代”美俄关系的“路障”?
   

强硬制裁“杀伤力”有限
   
  

奥巴马当天发布一项行政命令,对包括俄罗斯情报总局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在内的5个俄罗斯实体机构和4名俄情报总局高层官员实施制裁。美国国务院则宣布驱逐35名俄外交人员,并关闭位于纽约和马里兰州的两处俄罗斯持有的房产。
  

《纽约时报》认为,此举是美国迄今针对政府支持的以美国为目标的网络攻击所做出的最强硬回应,既出于对俄罗斯干涉选举的关切,也出于对俄可能突袭明年德、法大选的担忧。但相比俄罗斯之前因乌克兰问题所受的制裁,新制裁并不严厉,况且俄罗斯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很少赴美国旅行或把资产存在美国。另一方面,美国安全部门公布的报告也存在瑕疵,缺乏证据证明被制裁对象与介入大选存在直接关联。奥巴马政府已经计划于明年1月初公布进一步调查报告,并可能继续对俄采取不公开的报复行为。
  

对于奥巴马向俄罗斯抡起大棒,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应该在黑客攻击这件事上翻页,并称将于下周同美国情报机构领导人会面。
  

俄罗斯方面,俄总统普京发言人佩斯科夫说,奥巴马政府欲将反俄行为模式强加给特朗普政府,克里姆林宫希望奥巴马政府的措施被纠正。这位发言人还表示,普京“不急着做出决定”。然而,俄方一些反制举措已初见端倪,权力机构已勒令关停莫斯科一所供美国等国使馆人员子女就读的学校。此外,俄外长拉夫罗夫30日建议普京驱逐35名美国外交人员。


   
为俄美关系改善“添堵”
   
  

对此,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冯玉军对解放日报·上观记者表示,奥巴马一方面在国内政治上为特朗普设置障碍,为美俄关系可能的改善制造麻烦。另一方面也对普京发出警告,即美国已认识到网络安全构成的威胁。要知道,俄罗斯国力不如美国,因此网络战能力与核武器现代化一样,都属于莫斯科谋求非对称实力,以平衡与华盛顿力量对比的重要战略手段。正因如此,俄美在网络安全的根本定义、原则、做法上差异巨大,这决定了两者恐难像2014年中美妥处网络安全矛盾那样,迅速抹平裂痕。而在网络安全领域缺乏有效国际治理规范的情况下,美俄在这一领域的交锋带来的麻烦和风险将非常巨大。
  

目前,虽然普京和特朗普均流露出改善关系的意愿,但在冯玉军看来,即使在没有出台新制裁前,要实现美俄关系的迅速转圜已经困难不小,缺乏有效的合作点。在经济上,美俄经贸额只有300多亿美元,对于打着“贸易立国”旗号的特朗普显得无足轻重。随着美国能源实现出口,俄美在欧洲、亚洲市场的能源竞争也会逐渐展开。在安全上,两国围绕反导系统、全球即时打击系统、网络安全等领域的较量都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在地区问题上,俄罗斯本就难以在乌克兰问题上让步,如今在帮助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拿下阿勒颇、取得战略优势和主动后,恐怕也不会在叙利亚问题上松口。
  

在新制裁公布后,俄美关系原就崎岖的道路上无疑又多了颗地雷。而且此次奥巴马显然是“有备而来”,他将报告提交国会,就是想在立法、行政等各个层面对特朗普形成牵制,因此特朗普迅速取消制裁的可能性不大。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新制裁也让特朗普在未来与俄讨价还价时有更多的牌可打,须知,特朗普是个商人,他当然清楚放松乃至取消对俄制裁可以换得俄方让步,获取他所需的利益。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尽管共和党内部对改善美俄关系有不同声音——能源产业的利益代理人们乐见其成,军工产业则持相反态度,但美俄关系存在缓和余地。一是特朗普提名的安全团队均对中东事务比较熟悉,可能会在中东外交上做文章,而特朗普本人被外界评价为在外交事务上不如希拉里,为了提升认可度,他可能在中东“试水”,若要在短期内拿出成效,那么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合作无疑是一大抓手。第二,特朗普最近一系列举动,显示出在亚太事务上更强势的姿态,与俄罗斯缓和关系也有利于他把更多精力转到应对“中国威胁”上来。
   

“奥特”互掐折射深层政治弊端
   
  

奥巴马的“制裁牌”不仅是打给普京看的,也是扇向特朗普的一记耳光。
  

掐指算来,奥巴马对“俄罗斯介入总统选举”也念叨了大半年了,早在今年春夏季就觉察到“俄罗斯熊”向大选伸出的“黑爪”。然而他早不复仇晚不复仇,偏偏在离任前3周“放大招”,用意可谓耐人寻味。再联想到最近奥巴马的一连串举动,从对安理会决议投弃权票开罪以色列,到坚持“伊朗核协议”和“无核世界主张”的合理性,再到自称若竞选能当选第三任总统,一连串“组合拳”已经让过渡期内的“奥特”融洽荡然无存,也把一场权力交接的“正剧”活脱脱演成了“宫斗剧”。特朗普近日发推文怒道:“我本以为能够实现平稳过渡——异想天开!”
  

刁大明表示,在他的印象中,美国权力过渡的历史上像奥巴马与特朗普那样的“互掐”并不多见。即便两党交接时存在明显分歧,表达也往往比较缓和。从表面原因分析,奥巴马“怼上”特朗普,反映了他对特朗普过去7周以来的内政外交表态不满,于是压缩特朗普致力美俄走近的空间。但预计奥巴马这种手段只是宣示性的,不会彻底左右特朗普的施政。而且,与其说奥巴马对美国未来担忧,不如说对自己内外政策遗产和历史定位感到担忧。在初选时,奥巴马曾拿老布什夯实里根政治遗产作比,可见这个理想主义色彩颇浓的总统不希望未来总统对自己的苦心经营来个“大逆转”,但偏偏特朗普上台后废TPP、亲以色列、赞普京……所以奥巴马通过制造舆论和政策操作制约特朗普,也在情理之中。
  

从深层原因看,“奥特”之间的激烈摩擦,更可视作美国总统政治不确定性、断裂性和非延续性越来越强下的极端表现。过去24年,即1992—2016是美国历史上第二次出现3位连任总统的情况,第一次是在1801—1824年。与第一次的情况不同,最近的这24年出现2次政党轮替:每位总统在第一任期后都能连任,但在第二任期后就无力将自己的政党留在白宫,这一定程度上表明,美国总统政治和政策议程进入了延续性相对较差的状态。另一方面,“9·11”、金融危机之后,美国面临的内外挑战日趋复杂,内政外交的联动性也有所加强,在许多内政外交困境方面两党拿不出共识性的解决方案,党派政治趋于极化。上述两点决定了总统政治的不确定性、断裂性和非延续性日益突出。
   

总之,奥巴马的“坑”已经挖下,普京和特朗普如何填平沟壑,各方将拭目以待。
   

(栏目主编:杨立群。 题图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项建英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