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时报:人大释法是香港法制完善的重大步骤

2019/9/11 22:29:41

环球时报:人大释法是香港法制完善的重大步骤

香港特区政府4日表示,已经接获中央政府通知,就《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问题,已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会议议程。律政司当日已将有关通知告知法院。

另据香港官方人士介绍,本次是由全国人大主动提出释法。

人大将释法的消息传出后,近期在立法会亵渎宣誓仪式、公开宣扬港独的梁颂恒、游蕙祯,以及一些香港的极端反对势力立即放开喉咙表达抵制,西方一些主流媒体亦帮助他们攻击人大的决定。他们宣称人大释法意味着中央直接管制香港,破坏香港的独立司法权。他们的如此反应一点不令人意外。

众所周知,《基本法》第158条规定该法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而目前如何理解《基本法》第104条对立法会议员宣誓义务的规制,香港社会的意见严重撕裂,香港自身的力量已经无法予以平息,全国人大常委会这时主动释法是在依法履行中央维护香港稳定的义务和责任,它将有助于香港准确理解《基本法》,走出纷争。

需要指出的是,香港本土派及极端反对势力的立场只代表了这场纷争的一部分意见,谴责梁、游等人亵渎宣誓、宣扬港独的声音在香港十分强大,希望这场纷争尽快解决、香港重归平静是这个城市的主流意见。

《基本法》已经通过20多年,今天的一些情况是当时无法预见到的。人大常委会行使释法权是确保《基本法》能够应对香港新情况的根本保障。

梁、游二人在立法会宣誓时篡改誓词、公开打“港独”横幅,明显违背了《基本法》,但应当如何具体判定这种行为的性质,并给予什么样的处罚,《基本法》第104条并无明确规定。香港近来出现了许多类似问题,一些人公然做出违反法律、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但却标榜自己的所作所为符合法律,导致大量争议和困惑。人大加强释法势在必行。

人大释法本来就是《基本法》的一部分,它的合法性应该是毫无争议的。香港极端反对派对此予以指责表明他们根本就没想遵守《基本法》,或者其中一些人对法律的理解就是偏执的。香港法制的合法性来源于中央授权,香港的司法实践必须在“一国两制”的正确方向上开展,中央有指导、监督香港法制与《基本法》宗旨保持契合的宪制性权力。香港一些极端反对派所展示的对抗态度都是政治性的,与法律本身毫不相干。他们可能煽动一些人支持他们对抗,挑动更大的风波,但他们休想达到目的。

香港极端反对势力在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与他们妥协已无助于消除香港当前的一些乱象,那些人满脑子想的就是摆脱任何制约,让香港在政治上、法律上脱离“一国两制”的框架,他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这是完全不切实际的,让事实来教育他们吧。

连议员宣誓这么庄严的程序都被搞乱了,可见一些政治上的歪风邪气在香港如今有多嚣张。现在到了必须坚持《基本法》底线、坚决回击政治极端势力的时候。即使为抵制人大释法,少数人兴风作浪会导致一些代价,相信香港广大市民以及整个中国社会也会支持人大常委会依法采取坚决措施,重塑《基本法》在香港的权威。

香港不能乱,这是香港绝大多数人的核心利益。“港独”臭名昭著,它只会戕害香港,人们也是了解的。然而极端反对势力善于搅浑水,加上西方媒体挺他们,致使香港舆论场变得十分复杂。维护香港稳定大局,现在只有中央能做香港社会的主心骨。中央的态度越明确,香港社会凝聚起来就会越有底气。

我们期待人大常委会的释法结果能够早日公布,也希望香港的爱港、爱国力量积极站出来与香港稳定的破坏性力量作斗争,大家都为打牢香港长期繁荣的政治法律基础做出自己的贡献。

 

人民日报也对此发表题为《人大释法是权力也是宪制责任人大释法是权力也是宪制责任》的评论,摘编如下: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已经启动法律解释程序,将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作出权威性解释,通过明确相关法律规定,澄清香港社会对基本法所规定的特别行政区法定公职人员宣誓效忠制度的模糊认识,为依法处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选举和宣誓中发生的问题,提供有力指引和明确方向。此次释法,法理和法律依据充分,非常适时、非常必要,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人大释法既是行使权力,也是履行责任,具有充分的法理和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了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法律的权力,香港基本法第158条第1款明确规定:“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此次主动释法,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维护国家主权权力和“一国两制”方针必须履行的宪制责任。一段时间以来,香港某些人肆无忌惮地鼓吹“港独”,某些当选议员更是借宣誓场合公然宣扬“港独”,侮辱国家和民族,违反宪法和基本法,也违反香港有关法律,严重触碰“一国两制”底线,危及国家统一、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危害国家核心利益和广大香港居民的根本利益,性质恶劣。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有权力也有责任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坚决反对和遏制“港独”,维护“一国两制”方针,维护国家安全。

此次释法,对保证基本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得到全面准确贯彻落实,对维护香港法治秩序,具有重要意义。根据宪法和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可根据需要在任何时候行使这一权力。当前,香港社会对宣誓规定的理解存在争议,立法会的正常运作因“宣誓事件”受到极大干扰。问题的核心是,凡分裂国家、推行“港独”的人,直接违反宪法、基本法和香港有关法律,没有资格参选和担任基本法规定的公职。全国人大常委会适时对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一锤定音,亮明法律的红线,对遏制“港独”、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维护香港的法治和社会政治稳定,具有十分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根据香港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法律具有最高的法律权威,所作法律解释与基本法具有同等效力,香港特别行政区任何法律包括普通法都不得与基本法相抵触。对基本法及其解释,香港特区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都必须一体遵循。香港司法机关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所明确的法律依据,正确处理有关案件,符合法治原则,是保证香港基本法和香港有关法律得到正确实施的重要措施,并且,此次释法也为今后处理同类事件明确了规范、立下了规矩。

香港回归以来,中央贯彻“一国两制”的决心坚定不移,“一国两制”的基础和前提是“一国”,没有“一国”就没有“两制”。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解释权的出发点和目的,是为了保证“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贯彻实施、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必将继续得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拥护和支持。此次释法,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需要,也是香港立法会正常运转、政府依法施政和特区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其合法性、必要性和权威性不容置疑。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已经启动法律解释程序,将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作出权威性解释,通过明确相关法律规定,澄清香港社会对基本法所规定的特别行政区法定公职人员宣誓效忠制度的模糊认识,为依法处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选举和宣誓中发生的问题,提供有力指引和明确方向。此次释法,法理和法律依据充分,非常适时、非常必要,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人大释法既是行使权力,也是履行责任,具有充分的法理和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了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法律的权力,香港基本法第158条第1款明确规定:“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此次主动释法,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维护国家主权权力和“一国两制”方针必须履行的宪制责任。一段时间以来,香港某些人肆无忌惮地鼓吹“港独”,某些当选议员更是借宣誓场合公然宣扬“港独”,侮辱国家和民族,违反宪法和基本法,也违反香港有关法律,严重触碰“一国两制”底线,危及国家统一、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危害国家核心利益和广大香港居民的根本利益,性质恶劣。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有权力也有责任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坚决反对和遏制“港独”,维护“一国两制”方针,维护国家安全。

此次释法,对保证基本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得到全面准确贯彻落实,对维护香港法治秩序,具有重要意义。根据宪法和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可根据需要在任何时候行使这一权力。当前,香港社会对宣誓规定的理解存在争议,立法会的正常运作因“宣誓事件”受到极大干扰。问题的核心是,凡分裂国家、推行“港独”的人,直接违反宪法、基本法和香港有关法律,没有资格参选和担任基本法规定的公职。全国人大常委会适时对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一锤定音,亮明法律的红线,对遏制“港独”、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维护香港的法治和社会政治稳定,具有十分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根据香港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法律具有最高的法律权威,所作法律解释与基本法具有同等效力,香港特别行政区任何法律包括普通法都不得与基本法相抵触。对基本法及其解释,香港特区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都必须一体遵循。香港司法机关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所明确的法律依据,正确处理有关案件,符合法治原则,是保证香港基本法和香港有关法律得到正确实施的重要措施,并且,此次释法也为今后处理同类事件明确了规范、立下了规矩。

香港回归以来,中央贯彻“一国两制”的决心坚定不移,“一国两制”的基础和前提是“一国”,没有“一国”就没有“两制”。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解释权的出发点和目的,是为了保证“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贯彻实施、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必将继续得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拥护和支持。此次释法,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需要,也是香港立法会正常运转、政府依法施政和特区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其合法性、必要性和权威性不容置疑。